您現在正在瀏覽: 首頁 » 校園原創

校園原創:

榕城隨筆

發佈日期: 2020-11-28    作者: 呂煜龍    閲讀:

▲落日飛鳥 學生記者 德珍 攝

“我們對這個世界,知道的還實在太少,無數的未知包圍着我們,才使人生保留迸發的樂趣。當哪一天,世界上的一切都能明確解釋了,這個世界也就變得十分無聊。人生,就會成為一種簡單的軌跡,一種沉悶的重複。”
  聽説過“因為一個人,愛上一座城”的絕美愛情,你是否也有這般經歷?2020年,滿懷熱忱的我初來乍到,來到福州城,懷揣着對城市的想象,攜着心中熾熱的夢,開啓了我的大學旅程。
  都説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”,是的,世界這麼大,何不委心任去留?聽從內心的召喚遊遍祖國的江南塞北,領略東南西北的人情世故,結交旅途中的摯友,歷盡千帆後迴歸故里,説出“嗯,起碼我的人生並不乏味”。這句話,既是對鄰里鄉親説,也是向心中那顆年輕無畏的心宣誓,於旅行中收穫坦然與成長。
  身處兩百三十公里外的“他鄉”,縱然便捷的交通讓翻山越嶺變成了咫尺之隔,但在這一路向北的旅途中,透過車窗,海變成了山,人
羣也漸漸熙攘起來。
  終於,我來到了福州——這個位於北緯 26.08°,東經 119.3°的城市。她位於閩江之沿,東海之濱,被人們稱為“榕城”,以其極具現代化的建築羣佇立於八閩中心,不愧於八閩之省會!漫步福州城,不乏繁花暖陽,鑲嵌城中的上下杭、三坊七巷等名勝古蹟是她悠久歷史的見證。
  白牆黑瓦,江南韻味。這是我所看到的上下杭,兩條橫街——上杭和下杭托起了中間的航道,望着古建築和細長蜿蜒的河,恍惚間,時光流轉,似乎可以想象古時這片繁華一時的商埠貿易街區中,橋上人頭攢動,商船搖旗通駛,岸上人家嬉笑寒暄。現實中,眼前已是一片新舊碰撞的老街,檐角之間保留着歲月的痕跡。除了享受視覺盛宴之外,幸運的是,我們可以從這些名勝古蹟中窺探到一個地區乃至一個國家的歷史,感受從歷史長河中延續下來的氣質和精神。
  榕城福道,空中伊甸。猶記得,福道曲折盤旋,清澈綿遠,騰駕於森林之上,似沉睡的卧龍,威嚴而神祕,又何其美哉!想必每個初到“福道”的遊客都會感慨於其構造的巧奪天工,歎服於其與自然植被的完美融合。“福道”諧音“福到”,寄寓了人們對好運的期許和對美好未來的嚮往。漫步於環山的棧道上,我似乎能感受到王安石 《遊褒禪山記》 中所述的“天地、山川、草木、鳥獸”之奇偉瑰怪,林鳥啼囀,草木掩映,時有微陽穿破雲層,攜來陣陣微風,盪滌遊客的心靈。
  高樓林立,車水馬龍。和所有的現代都市一樣,福州城的人們也在悄無聲息地進行着朝九晚五的生活,日復一日,讓這座城保持着煙火氣息。出來闖蕩的年輕人們,一邊安放自己的夢想,一邊經營着柴米油鹽的生活瑣碎。
  華燈初上,漫步於閩江大橋,眺望閩江兩岸。江面上夕陽的餘暉仍未消散,秋水長天已然一色。兩岸霓虹初現,摩天高樓字幕閃爍。聽見汽車奔馳而過的呼嘯,轉過身,可見公路上的車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,又駛向南北東西。一幅城市夜景圖躍然於眼前,闡述榕城的呼吸與心跳。
  閩劇非遺,巷弄覓音。徒步旅行,在老街中,不必奔走,只需徐行,便可探尋民間樂趣。“十載寒窗磨穿鐵硯,一朝為官就要愛民”。行走在街坊巷子的青石板路,不知何處傳來閩劇的鑼鼓聲和歌聲,我駐足,心中暖意泛起,嘴角微微上揚,享受着喧囂中的片刻安逸。尋聲覓去,只見兒時熟悉的一幕:戲台上老生與小生邊舞邊吟,有別於其他地方戲腔,閩腔道白有力卻又不失婉轉流暢。台下可見三代同堂共看演出,天倫之樂的景象也可在此覓見蹤影。
  明德至誠,博學遠志。在城市中兜兜轉轉,最終我又回到了這裏,這個夢開始的地方——福州大學。
  時維十一月,序屬三秋,榕城冬意漸濃。回顧來時的路,心底温暖踏實。以異鄉見聞,雖舟車勞頓,但萬里烽煙問候家人;以來日可期,前途無量,人生之旅告慰初心。於是自信地抬起頭,望向前方。披上外套,踏上我的人生旅途。



作者:呂煜龍 (經管學院)

原文見《福州大學報》第794期第4版(2020年11月27日編印)